欢迎使用Chilly主题

Sea summo mazim ex, ea errem eleifend definitionem vim. Ut nec hinc dolor possim mei ludus efficiendi ei sea summo mazim ex.

美国“芯片法案”扰乱全球供应链

美国“芯片法案”扰乱全球供应链

美国”芯片法案”扰乱全球供应链

7月28日,在2022全球数字经济大会展馆上,工作人员介绍运用在交通、金融、能源等领域的人工智能加速芯片及系统。

陈晓根摄(人民视觉)

日前,美国”芯片法案”相继在国会参众两院获得通过。这项法案经历多次修改调整,最终被命名为《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案》,待美国总统拜登8月9日签署后正式成法。该法案总额达2800亿美元,分5年执行。值得注意的是,该法案不仅试图通过投资补贴吸引半导体企业在美国本土设厂,还意图通过限制补贴资格来阻止半导体企业在中国增产。

打压中国芯片科技企业、胁迫台积电等芯片巨头赴美投资设厂、试图组建”芯片四方联盟”小圈子……美国一系列”筑墙””脱钩”的做法,充斥着霸权逻辑和冷战思维,严重扰乱全球芯片供应链。

两党折中妥协的产物

《2022年芯片和科学法案》长达1054页。《纽约时报》报道称,该法案融合了经济和国家安全政策的内容,旨在提升美国科技和芯片业竞争力。报道总结了该法案的主要内容:一是向半导体行业提供约527亿美元的资金支持,为企业提供价值240亿美元的投资税抵免,鼓励企业在美国研发和制造芯片;二是在未来几年提供约2000亿美元的科研经费支持,重点支持人工智能、机器人技术、量子计算等前沿科技。

“《2022年芯片和科学法案》是美国民主、共和两党在国会参众两院长期博弈后折中妥协的产物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秘书长冯维江在接受本报采访时,梳理了该法案通过的过程:2021年6月,美国参议院通过规模2500亿美元的《美国创新与竞争法》,欲借此加强本国科技研发并同中国竞争,但该法案在众议院被搁置。今年2月4日,美国众议院通过了《2022年美国创造制造业机会和技术卓越与经济实力法》(即众议院版本的《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》);3月28日,美国参议院通过《2022年美国为制造业、技术领先地位和经济实力创造机会法案》(即参议院版本的《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》),该版本包括《芯片和5G紧急拨款方案》、《无尽前沿法案》《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》《确保美国未来法案》以及《应对挑战法案》等庞杂的内容。在此背景下,参众两院需要进行谈判,消除两个版本法案分歧,推出双方认可的折中版,才能最终送交总统批准。7月27日至28日,参众两院通过了2800亿美元规模的《2022年芯片和科学法案》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该法案还暗含了”与中国竞争”的条款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称,法案规定,假如在美国建厂的半导体公司,同时也在中国或其他潜在”不友好国家”建设或扩建先进的半导体制造工厂,那么该公司将不会获得该法案的补贴。

“该法案是美国继续将经济和科技问题泛政治化、泛安全化的表现。”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副教授江天骄对本报表示,美国试图通过该法案扶持本土芯片产业制造、加强芯片技术研发,尤其重视研发创新型、技术含量高、具有引领性的芯片,抢占未来全球芯片产业链赛道的领先位置。此外,该法案部分条款限制有关芯片企业在华开展正常经贸与投资活动,迫使相关企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,反映出美国一些人根深蒂固的零和博弈思维。此外,美国借由所谓”芯片外交”打造小圈子,试图把中国大陆排除在全球芯片产业链之外。

“芯片制造方面,该法案反映了在美国,’安全导向’的国家逻辑压倒了’效率导向’的市场逻辑。”冯维江表示,该法案强调对美本土芯片产业提供巨额补贴,是典型的差异化产业扶持政策。其中部分条款限制中美正常科技合作,动用政府力量强行改变芯片制造的国际分工格局。这些做法违背市场规律,将扭曲全球半导体供应链,扰乱国际贸易正常秩序。

胁迫芯片企业站队

《2022年芯片和科学法案》在参众两院通过,是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。冯维江认为,疫情背景下,全球芯片生产链条被打断,美国出现了严重的芯片短缺问题,迫使两党商讨折中方案。经过长时间”讨价还价”,两党的分歧基本得到解决,就法案核心的共识性内容达成了一致。如果不能在8月国会休会期之前通过,经过一个月的休会期,法案将面临美国11月中期选举的扰动,很可能错失通过的窗口期。在”最后期限效应”之下,美国国会特别是参议院民主党人决定,聚焦芯片议题,推动法案通过。

在两党辩论最酣之时,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联合牛津经济研究院发布了一份报告,指出半导体产业对美国经济有巨大拉动效应,半导体行业在美国每雇用1个工人,可以间接支撑6.7个工作岗位。《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案》将投入500亿美元建芯片厂,这意味着仅在2021到2026年间,半导体行业就能增加52.3万个就业岗位和763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。

“该法案酝酿已久,快速通过并不算意外。该法案打着重塑美国在全球芯片供应链中的位置、提升美国战略新兴领域的科技创新能力、增强美国对华战略竞争优势等旗号,促使两党达成一致意见。”江天骄表示,为了推动该法案通过,美国政府多重借力:外借疫情冲击全球芯片供应链、汽车芯片短缺,大肆渲染中国芯片威胁论;内借法案发起人舒默升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,芯片法案不仅可以为美国提供数千个新工作岗位,还可以让美国借此重掌科技领导权的承诺;之后通过美国芯片企业说服美国民主党放弃政府不干预经济的传统,再通过利益交换,赢得共和党党魁麦康奈尔在内的17名共和党人的跨党派支持–以芯片法案为火车头,带动庞大的科学法案一起获得通过。

评论已关闭。